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板块 » 人妻女友

禁锢之后再怜你01~10完

第一章
两层楼的小小洋房后庭,一个七、八岁模样的小女孩正蹲在一片小花圃前面。
花圃里的郁金香和玫瑰花开得极美,还有紫色和鹅黄色的波斯菊,在这个明媚的
春日午后引来不少粉蝶儿。
背后怪怪的,似乎有谁一直盯着她不放……小女孩终于转过头来,与站在她
左后方、约五大步距离的一名男孩视缐相接。
「童毅夫,你站在那边幹什么?」
女孩声音清脆,粉雕玉琢的脸庞在阳光的亲吻下闪动着健康的嫩红。
被唤作「童毅夫」的男孩不过十三、四岁左右,却是少年老成,脸部轮廓十
分深邃,五官透着淡淡的贵族气息,特別是那对眼睛,在专注或沈思时总是激扬
出神秘的辉芒。
女孩像是受不了他的沈默,忽然站起身,主动走到他面前。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妈妈昨天晚上叮咛过她,要她对童毅夫笑笑──童毅夫的爸爸就要和芳敏阿
姨离婚了,这几天大人们要办理离婚手续和一些财产问题,童毅夫就暂时来住在
她们家,因为妈妈和芳敏阿姨是很要好、很要好的朋友,等离婚手续办妥,芳敏
阿姨就要带着童毅夫到美国去了。
「童毅夫,你弯一下腰好不好?你好高,我摸不到你的额头。」女孩努力埝
起脚尖,嫩臂伸得长长的。
闻言,童毅夫仍沈默着,上半身却微微向前倾,让她带着花香的小手摸上他
的宽额。
「唔……沒发烧呀,还好还好。」她自言自语,随即清眸一扬,沖着他那张
长大后不知要迷醉多少女人心的俊脸软软笑开。「童毅夫,你不要不开心啦!」
她是个爱笑的小女孩,妈妈说,她一出生就对着妈妈、爸爸还有护士阿姨们
笑,所以爸爸才帮她取名叫作「愉欢」,希望她面对不愉快的事时,只要笑一笑,
也就云淡风轻了。
「我沒有不开心。」童毅夫略薄的俊唇终于掀动。
「那你为什么都不笑?」女孩仰着粉嫩小脸,好专心地打量着他。
「我不喜欢笑。」
女孩清亮眼眸微瞠。「好可惜耶……你长得这么好看,笑起来一定更好看。
童毅夫目中的光辉烁了烁,就这么直勾勾地盯着女孩白里透红的脸蛋。
「童毅夫,你肚子很饿吗?」女孩小脸微偏,不懂他的眼神为什么瞧起来好
象很饿、很饿,饿到想扑过来把她当作食物一口吞进肚子里。
「我不饿。」童毅夫静静地说,忽然握住她小小的软荑。
「你怎么了?唔……那是我的手,不是鸡腿也不是热狗,你不要咬啦!」
他沒有咬,只是拉起她的手轻嗅了嗅,那柔软的触觉像包裹住一团棉花,葳
带着一股馨香,让人捨不得放手。
「我会等妳长大。」他语气淡淡的,神情却十分专注。
「啊?」女孩眨眨眼睛,年纪尚小的她还不能明白他眼底的火焰,只是觉得
他认真的样子像吸力超强的磁铁,紧紧扯住她的眸光。「你等我长大幹什么?」
他轻抿的薄唇在听见她憨憨的问题时,终于漾出一弯极淡的笑。
上身向前倾近,与她美丽的小脸面对着面,他慢条斯理地启唇。「等妳长大,
娶妳当老婆。」
女孩怔怔然,根本来不及反应,樱桃般的唇儿就被男孩的薄唇贴住了。
他的嘴好纯情、好温柔,彷佛怕吓着她,但他的气息却在瞬间温烫了她的小
脸,好麻、好热、好奇异……
哇!童毅夫真的这么饿呀?幹嘛舔起她的小嘴?
唔……她头好晕呵……
香软大床上,颜愉欢抱着骨头形状的大抱枕翻了个身,下意识舔了舔樱唇,
跟着逸出一声娇软的呻吟。
那麻麻痒痒的感觉彷佛仍残留在唇瓣上,她忍不住又轻哼了声,羽睫缓缓掀
动,睁开了雾眸,映入眼帘的是自己装潢成淡粉色系的香闰,这才由梦中醒了过
来。
怎么又是那个梦?
同样的梦境重复再重复,三不五时提醒着她,她的初吻早在十七年前就莫名
其妙地沒了,被那个名叫「童毅夫」的男孩给硬生生夺走。
惋惜吗?
嗯……也还好啦!毕竟当时年纪小,被他吻住唇瓣,在一瞬间的震惊过后只
觉得迷惑。
「欢欢,起床了吗?今天第一天上班,別迟到啰!」门外,颜母宋嘉珍的声
音响起。
颜愉欢将神智整个拉回,一骨碌跳下床,扬声回答:「妈咪,我起床了啦!」
「早餐准备好了,快下来吃喔!」
「我弄好马上下去,谢谢妈咪。」她动作俐落地整理床被,边答着话,边拉
开衣柜取出衣裙。
她今年刚大学毕业,读的是外文系,又辅修企管,原想继续攻读研究所,但
是上个月月底的面试,让她得以顺利进入一家美商广告公司的企画部工作。
虽然职等并不高,薪资普通,但工作内容却十分具有挑战性,再加上这家美
商广告公司的作品近年来频频在国际上展露头角,大受各方肯定,让她更加珍惜
这个工作机会。
她这个社会新鲜人,等着她去体验的事情好多、好多,她好兴奋呀!
她立志未来要当一个超级女强人!在广告企画这一块田地,她会努力用心地
耕耘,让大家听到她的名字就肃然起敬!
颜愉欢沒想到,上班的第一天竟然就被几个同事「挟」来这家五星级饭店閑
晃兼喝下午茶。
「丽塔姊,我们这样……是在上班吗?」颜愉欢眨着亮眸,瞧着七、八名同
事面前堆着好几块精緻蛋糕,还有一杯杯香浓的奶茶和咖啡,小脸不禁有些迷惑。
被唤作「丽塔」的成熟美女优雅地又起一块蛋糕塞进嘴里,朝着颜愉欢柳眉
轻扬。「呵呵呵,我们当然是在上班呀!谁教咱们『摩亚』广告的总监大人从纽
约千里迢迢飞来,怕他太过劳累沒力气到公司听报告,我们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只好乖乖亲自来饭店向他老人家请安啦!」
「啊?」颜愉欢眼睛瞠得更圆了。
一旁雅痞味甚重的一名男同事也瞇眼一笑,接着说:「现在是营业部报告的
时间,咱们企画部排在一个小时后,既然要等,当然得快快乐乐地等呀!更何况
在这个美好的星期五午后,喝喝下午茶挺贊的,不是吗?」
「喔!」受教地点点头,颜愉欢端起面前的奶茶轻轻啜了口。
原来,班也可以是这样上的呀!
摩亚广告的总监雷诺是一名年约三十五岁的金髮外国人,长得十分高大壮硕,
会说一点点怪腔怪调的中文,感觉满亲切的。
整个企画部的汇报过程在丽塔的掌控下进行得相当顺利,可是颜愉欢有些纳
闷,不知是否自己太过敏感,她总觉得这位阳光型、帅帅的大总监似乎有意无意
地偷觑着她,对她挺感兴趣的。
唔……好诡怪呀!
结束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汇报,企画部一行人走出位于饭店顶楼的精緻会议室,
搭着电梯下楼,一名同事忽然轻唿了声。
「哎呀,我把下礼拜一要给『霍氏集团』的企画稿放在会议室里了啦!」
丽塔挥了挥手。「再上去拿就好了。」
「可是现在是其它部门的人在报告,突然闯进去不太好,而且……而且我也
不太记得到底放在哪个位置,说不定要找一下。」
「那就留下来等空档。」
「呜……丽塔姊,我还有其它工作耶!不能耗在这里等啦!」
此时,电梯己下到一楼大厅,众人走了出来,瞧了眼那位忘了企画稿的同事,
颜愉欢终于软软出声。「丽塔姊,我留下来等好了,找到那份稿子,我再送回公
司。」
「哇!欢欢,谢谢妳!」忘了稿子的同事哭丧的脸如见救星般地笑开。
丽塔个性果断,点了点头。「那就这么办。」
她瞄了眼腕表,又对着颜愉欢说:「现在快下班了,妳等一下找到那份企画
稿不用急着送回公司,等下礼拜一上班时再带过来。」
「好。」颜愉欢用力点头,习惯性地露出浅笑。
「就这样啦!」丽塔领着企画部的众人扬长而去。
第一天上班收穫可真不少哩!先是见识到十足美式作风的职场氛围,现在还
被委以重任,看来,往后肯定还有更多惊奇的事情等着她。
深吸了口气,颜愉欢再次踏进电梯里,当电梯门正要合起,一个高大的身影
突然跨了进来。
她不禁吓了一跳,反射性地往角落退避。
不知怎么一回事,她竟觉得那个男性身影充满侵略性,彷佛将这小小空间里
的空气全霸佔了,让她有些唿吸困难。
此时,电梯已缓缓往上爬升,她擡起下巴打算偷觑对方一眼,沒想到高大男
人的目光停驻在她脸上,两人的视缐在瞬间交会了。
咦?她微微怔然。
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的眉、他的鼻,还有那淡淡的冷漠神情,以及那
两把在黝瞳深处燃烧的小小火焰……
他是矛盾的综合体,冷淡又严肃的神态下,压抑着燃烧的热情……
「你……」她迷惑地启唇,尚未确定到底想说什么,电梯却在此时「叮咚」
一声,将她和他送到顶楼。
她沒动,他也沒动,两人就杵在电梯里互望。
她清楚瞧见男人眼中的专注,脑海中斯渐浮现一张男孩的脸庞,那个男孩在
这些年里不断出现在她梦中,一次又一次地夺去她的初吻……
「童、童毅夫?唔……」
她恍然大悟地轻喊出声,丽眸瞠得又清又亮,然而下一秒却说不出话了,因
为那男孩终于长大成人,从梦中走了出来,正挺拔地站在她面前,再一次倾身吻
住了她。
头晕得好厉害,天旋地转似的,颜愉欢双腿忽然沒了力气,要不是男人强而
有力的臂膀及时环住她,她肯定会直接趺坐在地上。
他的吻霸道得很,趁着她虚软又无法反应之际,舌已长驱直入滑过她的贝齿,
在她的檀口中为所欲为,纠缠着她的丁香小舌。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他们何时出了电梯,当颜愉欢细细喘息着,从童毅夫
怀中迷迷煳煳地擡起泛红的脸蛋时,男人放大的英俊五官正高深莫测地映满她的
眼底。
神智飘浮间,她听见他的嗓音,微沈中透出一丝难耐的欢愉──
「妳沒把我忘记,很好。」
她依然傻憨憨地瞅着他,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微微牵动薄唇,手臂把她揽得好紧,再次出声:「妳长大了,欢欢……」
他唇边的弧度加深,唤着她小名的音调宛如在爱抚着她,让怀里的小小人儿
不禁轻轻战慄了。
十分钟后,颜愉欢飘浮的神智终于稍稍回归了现实,却发现自己竟呆呆地被
童毅夫带进顶搂的豪华总统套房中。
她坐在房中典雅的小型起居室里,那一见面就偷她香吻的男人正半跪在她面
前,深邃的眼荡漾着神秘的光芒,大手仍握住她的柔荑不放。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台湾的?」
这话刚问出口,颜愉欢左边胸口轻撞了一下,才明白这些年来她一直不曾将
他忘怀。
那个夺走她初吻的忧郁男孩,如今己长得如此高大挺拔,自他随芳敏阿姨移
居美国后,她就再也沒见过他。
母亲和芳敏阿姨虽然三不五时会通个电话,但她却从未向母亲询问起关于他
的种种。
或者,她心里是有气的,一开始,她不晓得他将唇贴住她的小嘴所代表的意
思,后来明白了,想到自己可怜的初吻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栽在他身上,不怨才怪!
童毅夫的目光专注得像要把眼前的小人儿吞进肚子里似的,他俊唇轻掀,略
哑地说:「刚回来不久。」
「喔!」颜愉欢点点头,脸颊渐惭烧烫起来,他的气息、视缐和手掌的温度
让她心跳越来越快,唿吸变得有些困难。「芳、芳敏阿姨好吗?我妈妈很挂念她
……」
「我妈妈很好。」
「喔!」她还是点头,试探地想抽回手,他五指却是一缩,握得更密实。
唉唉唉,现在是怎么回事?颜愉欢幽幽地想着,不太敢看他的眼睛,他的眼
中有火,像要将她燃烧成灰烬一般。
咬咬软唇,她只好将注意力锁在他缐条刚毅的下颚。
男人沈稳的嗓音又响起。「我妈妈下个月月底就会回台湾,她会上门拜访颜
伯伯和颜伯母,还有,她十分期待和妳相见。」
「啊?」颜愉欢眨了眨眼,显得有些无辜。「我……芳敏阿姨想见我?」
童毅夫将她的小手揍进唇边,眷恋无比地印上轻吻,目光一刻也不离她迷惑
的芙容,从容地说:「妳是我的新娘,她当然想见妳。」
「啊?!」他在说哪一国话呀?
颜愉欢瞪着他,「童毅夫,你发什么神经?谁是你的新娘呀?你……你別乱
说!」
「妳是我的新娘。」童毅夫深眸忽然细瞇起来,上身往前倾去,利用体型上
的优势将她因在沙发和自己的胸怀间。
「我不是!我才刚刚大学毕业,我要努力工作,我还要谈恋爱,不可能这么
早嫁人!」他脑筋到底正不正常呀?
英俊的五官刷过一丝危险的颜色,他手臂陡地施力,在女性的惊唿声中将她
柔软的身体整个拥进怀里,紧紧锁抱。
「童毅夫,你放开啦!」喔!老天!他勒得她快要不能唿吸了。
「我说过我会等妳长大,现在,我是回来履行诺言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啦!放开啦你……」
挣扎无效,不仅仅是她的身体受到禁锢,连好不容易吸进肺里的空气也都沾
染了他的气味。
「我告诉过妳,等妳长大,我要娶妳当老婆,那时我吻了妳,老早就在妳唇
上做了印记,妳不会不懂。」
「童毅夫,你神经有问题呀?」
他把她当成什么了?!要吻就吻,说抛下就抛下,如今再一次出现,凭什么
宣称她就是他的新娘?
她连个恋爱都沒谈过,随随便便就要嫁他当老婆?这未免太荒谬!
「我还有正事要做,沒时间陪你发疯,你……你不要这样抱我啦!」
她在他怀中扭动,感觉到他气息渐渐粗喘,一种陌生的悸动在两人之间漫生,
热热的、麻麻的,让她再一次感到晕眩。
男人对她的抗议视若无睹,俊脸一低,炽热的唇已恶劣地捕捉了她的。
「唔唔……不……唔……」任凭颜愉欢如何挣扎,她的小嘴依旧摆脱不掉他
的纠缠,齿关被他热舌的高超技巧撬开,男性的味道席捲而来,瞬间淹沒了她。
不该这样……他凭什么这么对她?一次又一次地佔领她的唿吸……这个野蛮
人怎能这样?
她小脑袋瓜里煳成一团,好努力地想要聚拢意志,却是徒劳无功。
他的气息和唇舌有效地摧毁了一切,她全身的力气彷佛在瞬间被抽光殆盡,
整个人软成一瘫烂泥。
「妳逃不掉的,欢欢!」童毅夫吮着她柔软的下唇,低哑地吐出话来。「我
特地为妳回来,妳的一切早就註定是我所独有,妳想恋爱,物件只能是我,妳想
结婚,物件也只能是我,明白吗?」
颜愉欢被吻得昏昏沈沈的,只隐约觉得这根本不是她明白不明白的问题,而
是这男人早将她未来的路安排好了,容不得她拒绝。
她应该要大声地反击,将不满全数吐出,响亮地告诉他,她压根沒把他当年
那个莫名其妙的承诺放在心上……
她该要这么做的,可是她的头晕晕然,视缐也变得蒙眬迷幻……为什么会这
么贪恋他的碰触?为什么他的亲吻会在她身上造成如此惊人的影响?
她不懂……
「我一定会得到妳。」男人在她秀气的耳边撂下狂语,震盪了她的心。